20151206 

今天是2015年12月6日

也是Aya和林先生訂婚第120天,結婚第50天

今天,我們終於去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了

 

歷經訂結婚累得要命的禮俗與宴客,

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結婚登記卻快速又簡單的讓人感到不真實

新的身分證熱呼呼的,

職業病使然,我終於能夠說出:「這是我先生」而不心虛

我終於能夠在緊急連絡人欄位寫下林先生,關係欄註明「配偶」

 

不過這篇文想記錄的,其實不是這個。

 

Aya跟林先生雖然長跑了8年,但是從來沒有同居過。

所以出社會之後,我們每周會抽一~三天,

下班後的晚上相約一起共進晚餐。

飯後,有時候是我陪他去添購他需要的物品;

有時候是他帶我去吃我喜歡的甜點;

又有時候我們什麼都不特別想做,

就只是手牽著手,多走一段路、多說一點話。

 

我們都知道,愛和婚姻需要經營。

但是真正身歷其中後,卻不見得有人能教會我們,如何經營。

 

我們沒有注意到的是,

這樣好的習慣,在我們結婚後,真正共同生活後,

被忽略了。

 

我們開始很習慣的下班後不約在外頭,

頂多就是一通電話:今晚吃什麼、我買回去或是你買回去

然後一人一個便當,共同對著電視機,張口扒飯。

我們還是會交談,

只是瞅著的是電視螢幕,不是對方的臉; 

只是談論的是政論時事,不再是「嘿你今天過得好嗎?」

 

如果其中一方要加班,或是下了班先繞到別處辦點事情

那麼回來後甚至只能面對到已經飽食的另一半

然後只是隨口招呼一聲:吃了嗎?吃什麼?

就各自專注於自己手邊的事情了。

 

正當我們以為,這就是婚姻、這就是生活,

一個小小的意外卻讓Aya意識到:

無論如何密切生活在一起,都必須花時間看看對方,傾聽對方。

而且是面對面的、專注的。

9T2A3584.jpg 

 

上週四,為了結婚登記要換身分證,

陪林先生去拍了大頭照。

畫面中,林先生微笑時只有一邊嘴角揚起。

當時我也沒多想,照相館老闆說是牙齒長歪了,

我們還是簡單笑鬧幾句就帶過這個話題。

 

隔天,在我們結婚一個多月以後,

我們終於在週五下班後的夜晚,

去了從前我們兩個都喜歡的餐廳,

坐下來,點幾樣彼此都喜歡的餐點,面對面吃飯。

然後林先生吐出了那句擁有神奇魔力的話語:

你今天過得好嗎?」

於是我們的話匣子打開了,

我開始大肆的跟他抱怨工作上遇到那些因循苟且的公務員

他給我分析哪些也許是制度所致,哪些可能真是惡意推諉

他講話時,我認真聽著,同時專注的瞅著他的臉。

 

但就在這時候,我發現,

當他越講越興奮、唇瓣掀闔的頻率越頻繁,

嘴巴卻開始越來越歪...

很明顯的,他半邊的嘴角是抬不上來的。

我要他用力笑個幾次讓我看,果然,嘴是歪的。

 

 我們先上網查詢一下這可能是什麼疾病的病徵

當機立斷的預約了隔天下午的門診

然後當晚我先讓他吞了B群,幫他熱敷、按摩

幸好狀況立刻有些改善,雖然嘴巴的弧度還是有些不對稱

但至少不再像晚飯時那樣嚇人。

 

隔天的門診,醫師做了簡單的問診和檢查,

應該是「貝爾氏麻痺症」Bell's palsy

典型的臨床病徵有:

1.患側口角下垂,健側向上歪斜,

因口輪匝肌癱瘓,導致飲水漏水、吹氣漏氣、不能鼓腮等唇功能障礙。

2.前額皺紋消失,不能皺眉。

3.眼輪匝肌癱瘓後,失去受動眼神經支配的上瞼提肌保持平衡協調的隨意動作,

致使瞼裂擴大、上下眼瞼閉合不全、結膜外露。

 

林先生只有病徵1,而且只有前半部

患側口角下垂,健側向上歪斜,並沒有影響到其他唇功能

也許是前一晚的緊急措施奏效

也許是初次見面的醫師對於林先生的本來樣貌並不熟悉

所以原本醫師對於林先生是否確實有神經麻痺的情形並不肯定

直到林先生主訴:「家人發現我講話時嘴巴會歪一邊...」

醫師才說:「如果家人有觀察到明顯不同,那便是了。」

 

這句話更是重擊了我的心臟:

是啊!我們是家人。

陌生人、萍水相逢的人留意不到的,只有我才有機會發現

我應該時不時看看這張本是我最熟悉、最深愛的臉, 

在這段日子以來是不是有什麼樣的變化?

讀他的臉、讀他的眼、讀他的心。

 

如果沒有週五晚上那頓像婚前一樣的晚餐,

我還要拖多久,才會發現他的臉面悄悄的有了變化?

是不是就這麼拖過貝爾氏麻痺一周的黃金治療期?

所以我雖然自責,但同時感謝。

感謝林先生的狀況,只有那麼輕微,

我們會一起努力,讓狀況減消;縱使狀況無消,也不損他的帥氣XD

也感謝這個小小意外帶給我的啟發是如此之重,

而且是在我們才結婚一個多月以後就讓我知道,

縱使天天相「見」,仍要專注「端詳」深愛的人的臉龐

 

為什麼文法相對中文簡單的英文,卻特別存在著

see, watch, look, read

sound, hear, listen等差異單字

也許正是因為,

看了,不一定看見了、看懂了;

聽了,不一定聽見了、聽懂了。

面對面吃飯只是個契機,讓我們能夠沉下心、定下氣

讓眼前深愛的人成為我們注意力的唯一目標

也才能夠時時觀察眼前的人、省視這端關係,

然後才能談經營,經營感情、經營婚姻。

 

所以再忙,也要跟另一半坐下來好好吃頓飯,面對面的。

所以老公,以後我們每周都要找間好餐廳吃飯哦(重點誤)

 

    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